今日新闻当了66年代表申纪兰辞世,参加今年时已是胃癌晚期

今日新闻 2020-11-20188未知admin

  划重点:

  1

  新中国成立后到“”结束前,和申纪兰同时代的人中曾涌现出一批来自底层的明星,他们当中大部分已过世,少数健在者也淡出了视线岁第一次当选全国代表起,便一直活跃在舞台上。随着91岁的申纪兰离世,那个时代过去了。

  2

  申纪兰自1990年代就变得特别忙了, “在村里的时间不到一半”,“县里头、市里头、省里头都找她,一个电话,马上就走了。”“申主任家周围,就不要进车了,今日新闻这就是经典了。以后会把它作为景点出来,让大家参观。”

  3

  在生命的最后一年,申纪兰获得了国家最高荣誉。2019年9月,她与袁隆平、屠呦呦等8人,被授予“国勋章”,这是国家勋章和国家荣誉称首次集中评选颁授。出殡3天前,遗体告别仪式先在长治殡仪馆。受场地,只有10名同村村民被允许进入馆内,但外面自发送别的超过万人,安徽小岗、山西大寨、江苏华西等村都送了花圈。

  【版权声明】本作品著作权归南方周末独家所有,授权深圳市腾讯计算机系统有限独家享有信息网络权,任何第三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这更像一场私密的告别,没有公开时间,不能拍照。

  2020年7月3日,是申纪兰的出殡日。前去与她作最后告别的人们,等在西沟村口那棵大槐树下,挨个走进申纪兰的家中献花、鞠躬,然后默默离开。

  于6月28日去世的申纪兰,是山西长治市平顺县西沟乡西沟村人,连任了13届全国代表,“是制度的活化石”,用3年时间完成《申纪兰》的山西省社科院研究员丽说,“她是一个普通的农家妇女,但又不仅仅是一个农家妇女,是连接中国基层群众和国家重器的有效纽带。”

  出殡3天前,遗体告别仪式先在长治殡仪馆。受场地,只有10名同村村民被允许进入馆内,但外面自发送别的超过万人,安徽小岗、山西大寨、江苏华西等村都送了花圈。

  “老人家虽然走了,但是她留下的东西很多。”西沟村村委会主任赵爱亮说,他们正在配合申纪兰的家属整理遗物,市里县里也派了人,要对老人生前的文件资料归档。

  在当地人眼中,“纪兰”是她留下的最大财富。

  一个时代过去了

  新中国成立后到“”结束前,和申纪兰同时代的人中曾涌现出一批来自底层的明星,他们当中大部分已过世,少数健在者也淡出了视线。

  申纪兰是个例外,自25岁第一次当选全国代表起,便一直活跃在舞台上。随着91岁的申纪兰离世,那个时代过去了。

  2020年7月10日下午,申纪兰的外孙张璞回到西沟村,在村支书办公室埋头填表。他正在跑各种手续,以便捐献申纪兰获授“国勋章”后得到的补助。这是她的遗愿:一切丧事从简,补助全部用来交党费。

  在生命的最后一年,申纪兰获得了国家最高荣誉。2019年9月,她与袁隆平、屠呦呦等8人,被授予“国勋章”,这是国家勋章和国家荣誉称首次集中评选颁授。

  不久,山西省委组织部长曲孝丽赶到西沟村,向申纪兰了组织部关于其享受相关级别医疗待遇的通知,相关部门认真做好服务保障工作。

  申纪兰生前身材高大,年过九十时走仍快而稳健,爬坡不用人扶,自家庄稼都种得比旁边的高一截。在村民们眼中,老人家身子骨好得很。

  儿子张江平也惊讶,除了贫血,母亲之前并无什么毛病。2019年12月发现患了胃癌,“已经是晚期了”。2020年1月中旬召开的山西省“”,在住院的申纪兰没能参加。

  这让以往参会时与她形影不离的大寨村党总支郭凤莲心里“沉甸甸”的,她原本想在春节前去探望,却因疫情,5月初方成行。在长治市医院,她见到输着营养液的申纪兰,感觉情况不大好,两人拉着手哭,聊了半小时。

  拖着病体,申纪兰依然赴京参加2020年5月召开的全国人代会。

  根据安排,她同山西团代表一样,赴京前先在当地一家宾馆隔离。到后,参加了山西团的预备会,参与小组讨论。同为山西团代表的郭凤莲向南方周末记者回忆,申纪兰住院前一天依旧在参会,“讨论发言,还跟大伙合了个影”。

  5月24日晚上,申纪兰入院。四天后,在病床上“参加”了会议闭幕式。那天午饭过后,她特意换了白衬衣和黑西装,守着电视看直播。

  从转院回长治后,申纪兰的最后一个月在病度过,身体虚弱的她不大能说话。长治市原政协常福江前去探望时注意到,在最后的日子里,申纪兰最放不下的还是西沟。

  她18岁时嫁到了西沟村。那是在中国具有特殊意义的一个地方:上世纪50年代的中国地图上,西沟村是唯一被标出的行政村。

  西沟村成为符,离不开李顺达,他是晋东南地区第一位公开身份的员,1943年组织村中6名贫困户,成立了全国第一个农业生产互助组。

  互助组后改为西沟农林牧生产合作社,1954年,李顺达荣获“爱国丰产章”,合作社随后更名为西沟农林牧生产合作社,李顺达任社长,副社长就是申纪兰。也就在这一年,申纪兰当选第一届全国代表,一当就是66年。

  在西沟村,申纪兰当了整整50年的党总支。西沟村妇女主任郭广玲说,申纪兰“所有的会都参加,除非自己不在家”,有时候他们觉得某个会议不太重要,不通知申纪兰,她还不乐意,问:“为什么不告诉我?”

  一辈子都住在西沟的申纪兰,1973年被任命为山西省妇联主任时,也没有转户口,没有要住,没离开农村。

  常福江说,申纪兰并不想担任这一职务,担心自己文化水平不够,没有机关工作经验,但她服从组织决定。申纪兰曾向丽讲过当时的想法,她每天坐在办公室里边不知道干什么,心里老担着事,想着西沟。

  临终前,申纪兰跟西沟村党总支郭雪岗谈了一个小时,“她说,你要办大事,要学会当一把手,要赶快把党总支这个补起来。现在西沟铺的摊子也不少,要办一件成一件。千万不要让西沟塌台了。”

  面子

  申纪兰74岁的时候,乡给她配了一辆新的广本车和专职司机,专车经常被她当作“公用车”,很少自乘。

  87岁的张买兴住在申纪兰家的斜对门,不仅用过申纪兰的车看病,还曾央求申纪兰亲自送他去医院,那是2018年4月。

  张买兴开口后,申纪兰爽快地答应了,并推迟了当天的开会时间。张买兴的考虑是,“医院里的医生都认得她。司机去了不顶事,她去了能卖面子。”

  村民及与其熟悉的人都觉得,1983年李顺达去世后,申纪兰就成了西沟的旗帜。上世纪90年代后,申纪兰的“面子”越来越大,尤其是在1998年3月后,参加九届全国一次会议的申纪兰,已成为唯一一名从第一届当到第九届的全国代表,而此前连任过8届的代表不止一个。

  申纪兰自1990年代就变得特别忙了, “在村里的时间不到一半”,“县里头、市里头、省里头都找她,一个电话,马上就走了。”

  “申主任家周围,就不要进车了,这就是经典了。以后会把它作为景点出来,让大家参观。”

  张买兴印象里,老邻居申纪兰也是自1990年代就变得特别忙了,四处奔波开会,参加活动,“在村里的时间不到一半”,“县里头、市里头、省里头都找她,给她安排了司机和车后,一个电话,马上就走了。”

  确实,省、市、县都经常找申纪兰,有时还是“有求于她”。

  2014年平顺至长治二级式通车时,《博客天下》曾报道过申纪兰的这一“功绩”。她当时表示,修是县委提出的,自己只是帮忙去找找领导,“为了平顺,修不好就迈不开步。”

  《申纪兰》中记录着申纪兰自己的解读,“群众选我当代表,我就给办事。像平顺这高速啊,村村通水泥啊,平顺县解决吃水问题啊,虽然是有县委的领导,但是也有我的努力。我在开会呢,人家就认我这个代表,就去了,就立了项了。”

  “我们两个都给去帮过忙。”郭凤莲记得,全国人代会开会期间,她曾陪申纪兰一起到过水利部、交通部等部门,帮山西要政策。

  “我俩有时候和省水利厅厅长、农业厅厅长,以及有关部门的厅长们,跟省长、一块去。”她说她们将自己作为桥梁,帮助双方建立联系,“然后他们都具体去沟通,我们就不管了,要碰到什么困难了,我们再继续帮忙。”

  这些年,申纪兰提过的、议案包括“引黄入晋”“太旧高速”,长治到的铁修建,以及机场的建设等。

  修是申纪兰重点关注的议题。西沟村地处太行山南麓,坐落在太行山余脉的山坳中,村里的建筑分布在不同梯层,全村650余户,1924口人,散落在9个自然庄上。

  7月10日,村委会主任赵爱亮站在北沟,指向满坡绿植中显眼的土长:“这是341国道,连接长治到河南林州,没有老人家就不会这么快审批、开工,最终要下拨资金的时候,老人家去找了交通运输部领导。”

  2019年9月4日,申纪兰参加了341国道平顺县境内王庄至晋豫省界段的开工仪式。平顺县交通运输局表示,该项目建成后可有效连通多个景区,能够加快沿线两万余名贫困群众的脱贫步伐。

  西沟是沿线所有村庄离国道最近的。赵爱亮已经有所规划,只在村外留一个国道连接口,接下来在西沟搞旅游。

  申纪兰离世后,赵爱亮开始隐隐有些担忧,“申主任健在时,我们上下关系协调,跑项目,包括县里边的、市里边的领导们,都有个依靠。”

  西沟村党总支郭雪岗有了些心理准备,“老人家走了以后,实打实地说,和省一级的领导,可能来西沟就少了,另一个就是,咱们西沟去太原、去办事,可能就比较困难了。”

  让渡

  因为申纪兰的面子,西沟的面貌发生了一些变化。

  1985年成立的西沟第一家村办企业铁合金厂就是她跑下来的。丽听她讲过好几次如何在冬日清晨步行十几里地,走到县里一家铁厂,寻找铁合金厂短缺的材料。

  现年65岁的村党总支“老”王根考那时是村委会委员,被派去担任铁合金厂的会计,据他回忆,建成投产后第一年效益非常好,收入达一百五十余万元。“当时我们第一台炉子能解决一百多个劳力,了不起。”

  后来由于铁合金厂属于高耗能重污染企业,在国家的要求之下于2007年关闭。接替铁合金厂承载就业任务的是香菇大棚。

  铁合金厂关闭之前,申纪兰已给村里引进了饮料厂,那是1995,投资方是山西介休市“焦炭大王”李安民的山西安泰集团。

  后来,该厂多次更换了合作伙伴,直到村里成立“山西纪兰健康科技有限”,纪兰饮料厂才算以新的面目出现。

  西沟办企业除了“引进来”,也会“走出去”。山西省会太原有一家名为“西沟人家”的饭店,在鼎盛的2012年一度拥有六个分店,老板是西沟人,原来的工作人员也大多来自西沟,每年去太原时能坐满三辆大客车。

  申纪兰很看重“西沟人家”,因为它解决了西沟村劳动力的就业问题,也是在省会城市宣传西沟的窗口。然而,“西沟人家”的生意后来逐渐零落,分店陆续关闭。现在,太原只有1家“今绣西沟”。

  为了村办企业,申纪兰曾:“有些地方我说话比你们有用,需要我出面我就去。咱是为发展又不是弄,不丢人。”

  这些年,西沟村的企业以加工制造类为主,2016年12月引进的太子龙服饰有限是其中最大的。

  “当时太子龙选了五个贫困县,最终选择平顺西沟,第一是因为申主任,第二是平顺县招商引资政策给得好。”赵爱亮说。

  有一些企业早年间与西沟村签过协议,以“纪兰”为名成立、商贸等,曾经引发争议与质疑。

  一家原名为“山西申纪兰有限”的企业,曾介绍是“著名劳动模范申纪兰发起组建”,而原名为“山西申纪兰贸易有限”的企业在网站上称申纪兰是董事长。申纪兰本人一度被抛向“圈钱”的风口浪尖,被疑从中谋取。

  赵爱亮向南方周末记者解释,西沟村与这些企业没有后续实质合作。2018年西沟村委会跟山西省工商局沟通后,已将相关全部梳理清查,解除关系。

  西沟村还花了二十多万元,将与申纪兰相关的二百余条码全部,纪兰商标的实际控制权在西沟村委会手中。

  至此,申纪兰已将自己的个人商业价值与品牌形象全然让渡给西沟村。

  西沟村已正式打出“西沟村”“李顺达”“申纪兰”3个品牌,印在村口外墙,与西沟达成合作的企业,可有偿使用这三个品牌。

  申纪兰时,使用“申纪兰”商标的流程是,村委会研究后,再向申纪兰本人请示,申的态度一般是“只要是不违法,能给大家带来利益,那就用呗”。

  “高地”

  不仅是西沟,整个平顺县,随处都可见与申纪兰有关的,公旁拉着“纪兰聚合力、招商引资促转型”的,连驾校外墙都印着“纪兰创办一流驾校”。

  何为纪兰?在郭雪岗看来,主要有:第一是始终听党话、跟党走的坚定,第二是自力更生、艰苦奋斗的创业,第三是与天斗、与地斗、不怕困难的创新。

  在申纪兰身边工作了近三十年的郭雪岗,不仅担任西沟村党总支部,还兼任着西沟接待中心主任、西沟展览馆馆长与申纪兰研究中心的理事。

  围绕“纪兰”,山西省已成立多个研究机构。2009年,第一个申纪兰研究中心在太原诞生,时任山西省委薛延忠到场讲话。此外,西沟还有申纪兰文化研究室、以“纪兰”为名的党性教育。

  申纪兰每年会在西沟讲党课近百堂,那里已然成为一个党建的“高地”。

  曾任长治市委的吕日周在《长治,长治——一个市委的》中回忆,“(2000年的)西沟一夜,使我重复了一个想法:带领全市干部重新回到群众中去。”

  “我把市委班子的一块请到西沟,先后开了三次扩大会。”他说,“同样是在冬季,2001年的春节期间,我把4套班子的和13个县(市、区)的和县长都请到西沟来,大家和老百姓吃一样的饭、住一样的。”

  为了让更多的干部受教育,长治市委把西沟作为廉政建设,明确:凡是被选拔到领导岗位上的干部,必须到西沟进行廉政宣誓。吕日周说,仅2000至2002年,到西沟接受传统教育的市直干部达5000人次。

  这一延续至今。郭雪岗说,长治新提拔的处级以上干部和平顺县新提拔的科级以上干部,都要到西沟进行廉政宣誓,之后,还会参观西沟展览馆,听申纪兰讲一堂廉政教育课。西沟展览馆已于2010年12月22日被确定为全国首批廉政教育。

  在西沟,可以与西沟展览馆相提并论的还有纪兰党性教育。

  2018年4月,纪兰党性教育正式成立后,就成了山西省首批党性教育,定位是“立足三晋,面向全国”。

  目前,纪兰党性教育正在配合平顺县委党校、组织部、长治市委组织部,做一套适合西沟的课程。

  成立两年来,已有多个山西之外的单位组织干部前往学习。2018年7月,河南省濮阳油田组织培训班前往进行延伸教学,当年10月,广东省河源市政协会学习考察组7名同志前往学习。2019年10月,中国电影电视组织联合会组织干部职工在接受红色教育培训。

  纪兰党性教育暂时与西沟展览馆合在一起,来访登记数据显示,2019年参观人数为12万,来者大部分是机关干部。郭雪岗介绍,每年到访展览馆的登记人数大体会在10万至13万之间,“尤其是‘七一’期间,可以说从6月10日到7月10日这一个月,能来四五万人。”

  一条红色旅游线已渐成型

  不断到访的、干部,给当地的餐饮、住宿业带来了人流量。2019年6月27日,今日新闻纪兰党性教育培训中心开工奠基仪式在西沟村。

  培训中心设计总投资1.03亿元,占地约30亩,包括报告厅、会议厅、演播厅、餐厅、客,可同时容纳近300人培训。

  报道中,该中心的建设,不仅会改善的办学条件,也将提升西沟村的软实力和新形象,同时也将成为平顺县培训各级干部、发展红色旅游的综合性。

  中心所在的西沟村,也希望通过发展红色旅游产业能带动经济发展。

  近年来,不仅干部前往西沟学习,慕名去参观的普通游客也正越来越多。2020年7月11日下午五点多,二十余位游客赶到了西沟,他们游完天脊山景区后,发现时间充裕,便包车去参观西沟展览馆,听听李顺达与申纪兰的故事。

  2020年之前,西沟已引进一些跟旅游相关的项目。

  山东人李以才是到西沟投资的企业家之一,他在西沟开设了两家,一家是农家山庄,吃饭住宿一体,设计接待量为每天一百六七十人,山庄占地800亩,第工程了70亩。山庄于2019年5月动工,现在正收尾,“这边景区挺火的,为什么我要山庄?当时来就是没地方吃,没地方住,基本上都是住在县里,住在峡,这是个问题。”

  李以才还与西沟村合资了中国西沟国防教育,占地88亩,一次可容纳350人做军事拓展训练。已于2019年11月建成,招牌被做得极大,在山间赫然可见。

  围绕李顺达与申纪兰,一条红色旅游线在西沟已渐成型,其中一个景点叫岩。1938年,李顺达在西沟成立党支部,而岩就是党支部当时开会的地方,四面环山,相当隐蔽。

  “岩”3个红色大字下,今日新闻是6户贫农开会所在地,一块誓词石碑靠在旁边。未来这里会打造6户贫农庄园,以期来客拥有深度体验。

  西沟村的计划是,2020年把整个西沟的旅游环线给圈出来,将来打通以后,以西沟展览馆作为中心,峰、岩、老西沟李顺达故居、党性教育、太子龙服饰、纪兰饮料厂,都要作为旅游线出来。

  “申主任家周围,就不要进车了,这就是经典了。以后会把它作为景点出来,让大家参观。包括他们家里的那些照片,就很珍贵。”赵爱亮说,目前正在与申纪兰的家人商议此事。

  申纪兰的老屋客厅里都是历史。正对大门的一面墙上挂满黑白旧照,大多是申纪兰参加活动的集体留影,沙发背后的墙上则记录着历届与申纪兰的同框瞬间。

  村里正在申报全国代表教育和全国乡村旅游。李以才还计划做更多投资,想在未来举办一些音乐节、唱红之类的活动。提到申纪兰的离世,李以才认为,“她不在了,好多人怀念她,都要过来看一看。”

原文标题:今日新闻当了66年代表申纪兰辞世,参加今年时已是胃癌晚期 网址:http://www.ylsky-spring.com/jinrixinwen/2020/1120/15690.html

Copyright © 2002-2013 惊涛骇浪新闻网 版权所有  

联系QQ:13528486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