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庙大佛与大庙小佛

今日星座 2020-01-15126未知admin

  从2014年初开始,曾被视为最的销售压力大增,不少牛叉的高管也纷纷离开大庙:招商董事长林少斌、碧桂园首席财务官伍绮琴、碧桂园营销中心总经理杨永潮、瑞安行政总裁李进港、新鸿基董事局兼行政总裁郭炳湘、成都万科总经理刘军、银亿副总裁章梦瑾、银亿董秘李笛鸣、绿城执行董事郭佳峰等,这些都是大庙里养了大佛。

  大佛去哪儿?进小庙,“大佛”请进庙,“信徒”自然来。光棍节当天万科副总裁肖莉加入多多;红星美凯龙总裁袁伯银,加入家居电商美乐乐。前面啰嗦了这么多就是说明,真是从黄金十年转向白银十年,前景不如以往,高管跳槽反映出新的经济表情:互联网正取代传统创富行业,成为高端人才流向的新渠道。

  这些大佛“跳槽”关注的人就多,如果你要是在明清时期,满地乱嚷嚷自己要“跳槽”换工作,也没人会正眼看你,说不定暴揍你一顿,你也是白挨。“跳槽”专指当时风月场中男女另寻新欢的行为,用现在的话讲,典型的行业的“黑话”。明代冯梦龙《挂枝儿》里有一首民就叫“跳槽”,“你风流,我俊雅,和你同年少,两情深,罚下愿,再不去跳槽”。说白了就是不许脚踏两只船,不劈腿。正如寻花问柳的达人们,只有当东莞扫黄或天上关闭时,才会念及昔日旖旎,惆怅地拍遍栏杆。

  现代语言文明多了,早年管叫,后来唤作小姐,基因突变从禽类动物跃然成为灵长类。如今已经流行叫公主,按照如此迅捷的升迁速度,在近在咫尺的将来,吾国的性工作者有望被称为“母后”或是“老佛爷”。

  跳槽本是一件好事,是一门学问,也是一种策略。人往高处走,良臣择主而事,良禽择木而栖,历史上有至死不渝旧主的,比如诸葛亮、岳飞、文天祥,也有投奔新主焕发生命的,比如《水浒传》的柴进、呼延灼。

  不过一般都是小佛想进大庙,关键是你要练就“十八铜人”的金刚不坏之身,身怀绝技岂怕没有出头之日。1482年,一个叫达·芬奇的年轻仔想跳槽,其实已经31岁了,离开故乡佛罗伦萨。给米兰大公写了封非常有名的求职信,大意是:鲁公公好,小姓达,阿凡达的达,我想应聘军事工程师一职,理由如下:我能建造桥梁,能造攻城云梯;能造大炮和铁甲车;能造兵船;能挖无论弯直的地道,能建民用建筑并拥有绘画雕塑等小手艺,一句话,我能……不难想象,他马上被录用了,待遇优厚。500多年后,有个黑哥们发表求职,剽窃了达·芬奇的句式,通篇都是“Yes,Wecan”,然后他也被录用了,这哥们叫奥巴马。

  还有一34岁的小白哥——李白,是撰稿人,到处游逛蹭饭吃。没结婚时可以,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现在都30多岁了,扯家带口的,想找份工作。那时候写诗没有、出版社给你稿酬、版税,傲气的小白哥就给荆州大都督府长史写信曰:生不用封万户侯,但愿一识韩荆州。先拍马屁,再吹自己。

  结果?韩荆州认为该人表面上是拍我,骨子里太狂妄,这样的人不能用。拍马屁拍到痔疮上了,没有结果。求职没什么秘笈,无非是揣摩老板心思,然后挠中他的G点。爱因斯坦也写过求职信,并且肉麻地了——化学家奥斯特瓦德,大意是我看过你写的书,醍醐豁然开朗,如今想当你的助手。结果毫无悬念,别人压根没尿他。你没说自己有什么特长,又不是靓仔,谁录用你啊。他的信这样写才有吸引力:“亲,你愿意接纳一个21年后的诺贝尔得主吗?”就像抗战神剧里的主人公地说:“同志们,今天,八年抗战开始了。”

  这些人都是想找个大庙,比较有名的当数三国时的吕布,吕布本身姓吕,父亲早逝,认并州刺史丁原为义父,后杀了丁原,投降董卓,拜为义父,之后为了貂蝉,杀了董卓。吕布被张飞为“三姓家奴”,可以说吕布算是跳槽的高手了。就算是大佛也离不开庙,1957年,总理形象地对说:从里讲有神的一面,神只有在庙里才有神气,神一旦离开了庙就没有神气了,你的神堂在,而不在新德里。看来佛离不开庙,就像王婆刀鱼面不能没有锅气。

  大佛兴庙,要知道,能容下“大佛”的庙就已经不是“小庙”了。有大佛之处,不乏信徒。大家都想成佛,孙悟空取经经历九九八十一难方才成佛,必须先练就“十八铜人”般的金刚不坏之身,说到十八铜人,少林武当电影、金庸对我影响甚大,幼年看武侠,总觉得习武是泡妞,一旦碰到调戏姑娘时出手相助,姑娘便会嘤咛一声扑入自己怀中。成年后看,方知小已经不去调戏姑娘,而调戏姑娘的大非富即贵,而姑娘也是自愿甚至跪求调戏的,解救不来。刀剑,终究拼不过一纸支票。

  到如今很多哥们已过不惑,“十八铜人”也没练成,丝一个倒像是一头终年加班的种猪,被大卸八块,关键部位会被灌进一些类似印度神油的东西,然后又像大叫驴一般转圈工作了。

  有笑话曰:鸡问猪“主人去哪儿”,猪答“买蘑菇”,鸡撒腿就跑,猪问何故,鸡边跑边骂“尼玛的等主人去买粉条时我看你跑不跑”。这笑话吗意思,就是说庙要容得下佛,当老板要下时候快跑吧。好多好多年以前,有一个叫解缙的人,到一个叫朱元璋的企业主那里应聘,在招聘考试中名列前茅,一夜成佛,朱老板拍他肩膀说:当知无不言。解缙于是跟打了鸡血一般,写什么《太平十策》,仿佛那江山是自己的,终于被朱老板下调了行政级别。后来朱棣当了CEO,解缙又对企业的CFO、COO诸人一辣舌评点,甚至对未来的CEO候选人滥发评论,最终被里的保安,亦即锦衣卫,先打成了猪头,再剥成了光猪,丢到雪地里制成冻肉。须知有三桩舌尖之事最是犯忌:在面前提飘柔;在面前说鳝血;在面前玩死谏。解缙眼,不如小鸡,听说老板买蘑菇就奔跑吧,兄弟。

  多高才是你的极限?多远才是你的目光?多宽才是你的未来?创业还是继续打工?这是困扰很多人的问题,自主创业或者另谋平台,学得武艺在,货卖帝王家,或许是这部分高管的选择。

原文标题:小庙大佛与大庙小佛 网址:http://www.ylsky-spring.com/jinrixingzuo/2020/0115/3523.html

Copyright © 2002-2020 惊涛骇浪新闻网 www.ylsky-spring.com 版权所有  

联系QQ:13528486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