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汽车拜腾汽车的棋局 债务缠身屡屡跳票

今日汽车 2020-08-0184未知admin

  原标题:拜腾汽车的棋局 债务缠身屡屡跳票

  

  在传出欠费断电消息仅一周后,拜腾汽车南京工厂给员工们放起了长假。

  “从昨天开始就放假了,说是放到28。”6月17日,《中国经营报》记者实地走访拜腾南京工厂时发现,该工厂内各车间大门紧闭,停车场仅停有六七辆私家车。一位安保人员透露,目前工厂内几百名员工已全部放假,只留有三四名安保守门。

  此前,拜腾汽车曾陷入裁员降薪、拖欠供应商货款风波,并且还收到来自一汽夏利的巨额账单,这让尚未等到C轮的拜腾“雪上加霜”。工厂附近多位村民直言,自去年7月份开始,拜腾汽车南京工厂就未“正式开业”。“都没钱开工资了,就让员工都回家了,现在就剩几个保安在负责设备。”

  不过,拜腾汽车相关负责人回应记者称,目前南京工厂只是在休高温假,并连休端午节假期。其同时承认目前业务运营正承受巨大挑战,已采取多项阶段性措施,以减少短期固定成本开支,缓解资金压力。

  资金捉襟见肘

  从近期围绕拜腾汽车的消息来看,经营已经到了举步维艰的程度。今日汽车

  先是受疫情影响,4月份,拜腾汽车被曝出美国研发中心临时裁员、高管降薪80%以及中国区员工延迟发放工资等消息。

  彼时,拜腾汽车方面向本报记者表示,具体的措施是:中国区员工根据职级以不同比例暂缓发放部分薪酬;美国办公室部分员工停薪留职;核心管理层将集体减薪80%,并出资参与拜腾C轮。

  在此之后,一汽夏利公开喊话拜腾汽车,要求拜腾汽车在2020年6月30日前支付2.35亿元,在2020年10月31日前支付2.35亿元欠款,合计4.7亿元。此前,为了得到生产资质,拜腾汽车曾以1元的价格收购一汽夏利全资子天津一汽华利汽车100%股权,作为交换条件,拜腾汽车需要承担一汽华利8亿元的债务。

  在深交所互动易上,有投资者多次向一汽夏利提出“拜腾汽车对一汽夏利严重违约,是否涉嫌重大国有资产流失”此类问题。距离支付2.35亿元欠款不足10天,对于拜腾汽车来说是个不小的挑战。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6月11日,有拜腾汽车离职员工指出,拜腾汽车工厂疑因欠费,已被相关方断电,而员工也大量离职和流失。一名自称拜腾汽车员工的网友表示:“原则上我们的戏已经演完了,不需要我们了,给大家放了长假,什么说法也没有。”

  

  放假一事在记者的走访过程中得到。6月17日上午,当记者到达位于南京市栖霞区靖西大道与保通交叉口的拜腾汽车南京工厂时发现,工厂正门与侧门紧闭,内部无一人办公,仅门卫处有三四名安保人员。

  “去年工厂还在建设的时候,倒是看到有不少工人在施工、,但是自从厂建好后,就没见怎么正式开过工。现在他们内部没钱发工资,今日汽车走了好多人了,不要相信保安所说的放假。”一位附近村名向记者透露。

  资料显示,截至2019年5月,拜腾汽车拥有员工1800多人,其中50%以上是研发人员,员工不到100人,美国硅谷有约500人,其余员工都集中在中国。而在南京工厂,其安保人员未透露目前该工厂具体员工数,仅表示现在还有“几百人”。

  一再跳票

  实际上,拜腾汽车很早之前就宣布要进行C轮,但其C轮推进了长达一年多仍悬而未决。

  

  公开资料显示,截至目前拜腾汽车已经完成了三轮:2016年12月,拜腾汽车在Pre-A轮投资中获得了和谐汽车、力合汽车、晋亨投资的共同投资;2017年8月,拜腾汽车获得包括苏宁、丰盛控股和南京共计2.4亿美元的A轮投资;2018年的6月11日,拜腾汽车宣布完成B轮,总额达5亿美元,其中一汽集团投资2.65亿美元。

  早在2018年10月,拜腾汽车就曾放出消息,已经启动了C轮,整个进程比较顺利。然而时至今日,C轮仍未正式官宣,这期间经历了多次跳票。

  去年3月份,拜腾汽车首席执行官戴雷透露,今日汽车正在进行C轮,目标在2019年中完成,第四季度推出新车。到了9月份,拜腾汽车再次发布消息称,C轮即将结束,预计规模为5亿美元,参与的投资方包括一汽集团和南京市旗下产业投资基金等。

  随后,在去年底,拜腾汽车宣布与日本丸红株式会社正式达成战略合作,丸红将参与拜腾的C轮,双方还将在出行服务、能源解决方案及海外生产和销售等多个领域探讨进一步合作。

  今年5月,戴雷再次公开表示,一汽集团的投资已经进展到最后一个阶段,本轮还有南京方面的支持,6月底前将会公布C轮情况。

  一年多时间过去,拜腾汽车“即将完成”的C轮仍未到位。方面给的回应是,资金方面最近没有得到更多确定的消息,目前仍在接触几家投资方做尽调。

  值得注意的是,不久前有知情人士透露,宝能汽车正在对拜腾汽车展开投资尽调,尽调已进入中段流程。不过,对于这一“绯闻”,双方均以“不知情”回应。

  “命悬一线”

  “真正能留下来并不容易,成功需要长久的努力,我当然希望我们能留下,我个人非常有信心。”2018年中旬,戴雷在接受采访时曾信心满满,他认为拜腾的团队有、有梦想、有决心,产品定位方向也非常明确。

  资料显示,拜腾的前身为FMC,它有着“友商”难以匹敌的人才优势,集结了高档汽车行业和互联网科技领域的顶尖人才,其中一半拥有高端电动车品牌的设计制造经验,核心亦有来自奔驰、宝马等传统汽车企业的管理经验。

  彼时,叠加背后多家明星资本因素,各方对拜腾汽车的未来多持看好态度。然而,如今其4年多的造车之还是被打上了一个问,原定于2019年底投产量产的首款车型M-Byte迟迟未来。

  在业内人士看来,表面上看,拜腾汽车是受困于资金,但本质上需要思考的是“拜腾汽车为何受困”。

  “从目前技术、产品、价格、市场等因素来看,拜腾汽车并无多少优势,同一价格级别的特斯拉、蔚来等都是其直接竞争对手,想在强敌环伺的下杀出重围难度不小。”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向记者表示,围绕拜腾汽车的问题还包括内部动荡、管理不善等,在“钱荒”的背景下,担忧其能否熬过2020年。

  面对的质疑,拜腾汽车近期还在努力继续运作的。4月份,拜腾汽车推出了旗下首款车型M-Byte量产版试制车。戴雷同时在新浪微博上公布了多张南京工厂办公楼前和车间内的生产新进展图片。日前,拜腾汽车又对外公布了全新车型专利图。

  拜腾汽车方面向记者表示,目前将现有资源聚焦在与量产直接相关的核心业务上,确保量产准备工作有序开展。量产上市的具体安排尚在评估中,有消息会及时与大家沟通。title=点击进入搜狐首页 id=

原文标题:今日汽车拜腾汽车的棋局 债务缠身屡屡跳票 网址:http://www.ylsky-spring.com/jinriqiche/2020/0801/71954.html

Copyright © 2002-2020 惊涛骇浪新闻网 www.ylsky-spring.com 版权所有  

联系QQ:1352848661